美得令人窒息的古诗词

夏日临江

作者:杨广 栏目:隋代 来源:本站 人气:127 更新:2019-05-21
[ 摘要 ] 夏潭荫修竹,高岸坐长枫。日落沧江静,云散远山空。鹭飞林外白,莲开水上红。逍遥有余兴,怅望情不终。..

 

  夏潭荫修竹,高岸坐长枫。

  日落沧江静,云散远山空。

  鹭飞林外白,莲开水上红。

  逍遥有余兴,怅望情不终。
 

  「注释

  1.潭:此处读作xún,义为水边地。

  2.空:广阔。

  3.逍遥:安闲自得的样子。余兴:未尽之兴。

  4.怅望:失意、怨恨。情:趣味。终:长久。
 

  「译文

  修竹荫蔽着江边的平地,长大的枫树耸立在高岸上。

  太阳下山江面平静,云霞散去远山更显得雄浑广阔。

  鹭鸶飞翔,林外闪过一片洁白,莲花开放,水面漾着一派娇红。

  我闲游的兴致正高,却又怅恨这种乐趣不能长久。
 

  「写作背景

  此诗当作于杨广在江都度过的,他一生中最后一个夏季——大业十三年(617年)之夏。

  杨广是隋朝的第二位皇帝,曾参加渡江平陈之战,后曾任扬州总管,即位后又三次游幸江都(其中第一次未在江都度夏),他临江赏景的机会很多。但在三次到江都之前,不论是其父杨坚(隋文帝)在位时,还是自己当皇帝后,国内都比较安定,尚未酿成大乱。比如,直到第二次幸江都时,他还有兴致在扬子津(扬州、镇江之间长江中)大宴群臣,并有力量北上涿郡,攻打高丽(见《隋书·炀帝纪》,《资治通鉴》卷一百八十一)。在那样的情况下,杨广是不会“怅望”的。而第三次到江都就不同了,史称他“见天下危乱,意亦扰扰不自安。退朝幅巾短衣,策杖步游,遍历台馆,非夜不止。汲汲顾景,唯恐不足。”(《资治通鉴》卷一百八十五)杨广甚至“自知必及于难,常以罂贮毒药自随。”(同上)这里所说的“汲汲顾景,唯恐不足”,正是诗中“有余兴”的体现,而唯其“自知必及于难”,才会发出“情不终”的忧叹。
 

  「赏析

  《夏日临江》是一首不甚成熟的五律,它的不甚成熟主要在于声律即平仄方面。而在文字技巧上,如对仗,则已经与成熟的唐人五律无异了。全诗着意写恬静的客观景物,写景在诗中占了四分之三的篇幅。诗人对不同的景观,运用不同的艺术方法,去描绘其不同的特点,使得各个景物画面以及各画面之间的相互作用丰富多彩。而写景,写景物的恬静,又是为了反衬诗人内心的不平静。

  诗的首联描绘了一幅竹树森茂、生机勃勃的江滨夏景。出句写修竹荫蔽的江边平地,对句写长大的枫树耸立在高岸上。诗人把一低平、一高峭两种景观摄入一联,具有错落美。一个“坐”字,使静立的长枫带上了动感和生命力。

  颔联二句分别按照从天空到地面的顺序,写出了两组景观,两组景观又共同构成一幅广阔的画面。“日落”和“云散”给人以虚旷飘逸之感,在它们的映衬下,“沧江”和“远山”愈显得沉实高远。“静”字从声响和空间两个方面,写出了日落之际的江面。静,既写江流平稳得犹如静止,悄无音响,又表明江面上帆橹稀落,而这种景象又只有在宽阔的江面才会出现。“空”,用来写山的多与大。整个诗句描绘了云霞散尽,远山望去更加雄浑苍莽的景色。这一联所写的景物,富有立体感,空间广阔,景与景之间虚实相济,动静相资。

  颈联所写的景物本身,具有动作感强和色彩鲜明的特点,如“飞”和“开”,“白”和“红”。在艺术处理上,诗人运用一种把特写镜头置于广阔背景中的方法,写出了林外白鹭、水上红莲,画面简洁而丰富,宽阔而集中,层次分明,诗意盎然。图画美妙,境界明快而富有诗意。

  尾联是诗人的直接抒情。诗人闲游的兴致正高,却又怅恨这种乐趣不能长久。这股“怅望”的愁思,在前面所写那些美好景致的反衬下,愈加显得抑郁难排。而诗人心中因“怅望”而生的不平静,也在前面所写那些景物的幽静气氛烘托下更强烈地反映出来。杨广一生嗜游如狂,荒淫无度。但在被他的暴政所激起的各种社会力量的反抗下,他的统治地位亦即保障他纵欲的条件发生了无情的恶变。这就是他之所以“怅望情不终”的原因。

  总的来说,这首诗写得很美,艺术上是成功的,尤其是写景,屡见佳处。一联之中、一句之中,不同的景物之间,或烘托、或反衬,自然和谐,各得其妙。景为情的服务,情与景的交融,也是诗的成功之处。

上一篇:春江花月夜

下一篇:

作者简介
杨广

杨广

隋炀帝 杨广的 诗文在中国文学、诗歌史上占有重要地位。亡国之君,多被毁誉。他好学,善属文,并写得一手好诗。被评价为词无淫荡,并存雅体,归于典制(《隋书文学传序》)。其存诗中乐府显然是承袭梁陈诗风,较有名的有《春江花月夜》二首。